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真理而学,为劳工而教

 
 
 

日志

 
 
 
 

私有化调动了谁的积极性?  

2014-10-21 16:44:29|  分类: 改革年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国后三十年间,中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的“东亚病夫”变成了初步建立起基础工业体系的工业化国家。在这个过程中,没有血与火的掠夺与殖民式原始积累,也缺乏持之以恒的惺惺相惜的外在援助,中国的早期工业化过程称得上是独立自主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在这个过程中发挥基础性的生产组织形式呢,就是国营企业。

纵然国企功劳大,近几十年来,“国企效率低”却成为一种广泛流行的话语:“大锅饭养懒汉”啊,你说它效率低不低。低了就要改,怎么改呢,就从破除“大锅饭养懒汉”开始。经济学家在前面举旗开道,我们要“明晰产权,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这实际意味着什么,普通百姓大概看得更明白。国企让个人低价买了,自己下岗失业了,开始尝试在私营部门找工作了。到2012年城镇80%就业人员都在非公部门了。看着中国蹭蹭往上冒的GDP,企业表现不俗的个人单位时间产出,似乎效率真的提高了。但问题是,这个效率的提高是源于“大锅饭养懒汉”的问题的解决吗?笔者在暑假期间走访了一家规模庞大的私营工厂(A厂),本文试图以这中的经历来尝试回答这个问题。

工人的生产积极性提高了吗?

A厂是一家为国内外电子产品品牌商做代工的企业,其雇员大体可分为在流水线工站上工作的直接生产人员和其他配套的非直接生产人员。说国企“大锅饭养懒汉”主要是说国企里个人收入与产出不挂钩,“做多做少一个样,做好做坏一个样”。A厂是流水线式生产,每条线每天乃至每个小时的产量都是提前排配好的。 如果做同样工站的两个人速度不一致产生纠纷,那么产量往往会分配到个人,所以做多做少的问题基本没有。每个人做的产品分别放置,出了问题有专门的工艺工程师(PE)找出原因,追究个人,所以做好做坏确实也不一样。但这并不意味着懒汉就没了,只能说是产线上偷懒的机会少。想不想偷懒呢?

普工a:有时候机器流水线坏了,大家都想能停多久就停多久,那时候就不用干活,照样有工资,大家就特别开心,都不希望快点开起来……

发挥生产积极性的后果又如何呢?

普工b:生产相同产量,每条产线排配一样,算总产量。一条线做完,另一条线没做完就要帮着做,老板要得是总产量。刚开始我们做的快,老是帮其他产线做,后来我们就不做那么快了……

不是说有奖金吗?确实有。多数人只有年终奖,生产方面的奖金只是有人有。哪些人有呢?那些不用在产线上干活的,至少是组长以上的干部。他们不仅有奖金,很多人还有A厂的股票分红。对于广大生产线上的普工而言,平时的工资就是基本工资+加班工资,年末会多一点年终奖,不过其金额多少更大程度上取决于你和线长的关系,你懂得。

这样,A厂的员工普遍有这个经历:

产线物流c:刚来的时候,感觉好不容易进来了,我要好好做,后来发现好好做的人和不好好做的人都一样,他没有什么激励啊奖励啊,做得多做得好也看不出来,因为他没有什么标准去衡量这个事情……

也就是说,“不出错就是好的”,“不出错”之上的追求是没有任何动力的。所以不奇怪该厂员工对工厂财物是这个态度:

产线物流c:比如这件事情不是我的,明明我知道怎么做的,但不是我的事,比如这个水龙头开的,不是我的,开就开吧,不是我的,漏完也没事。再比如这些东西是花了很多钱买的一些化学品,突然间看到烂了,那这个东西不是我用的也不归我管,那你烂就烂吧漏就漏吧,反正跟我没关系。如果你弄了,可能会出现是不是你弄的这个问题,感觉没有错就是功劳了。

但这并不是真相的全部。一线工人外还有大量的周边配套人员。虽然A厂不少事业群规定周边人员比例不得超过总员工数的10%,但我采访到的诸多基层单位,这个比例都有30%以上,出现当官的成群,只有极个别人做事的现象。线长可以把具体任务推给全技员,全技员下面还有副线长助理,助理下面还有产线物流负担一部分管理工作,问题是,哪有那么多人让你管呢。所以……都打混去了。

不过新的打混人员的加入并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普通工人的生产积极性仍然没有调动起来,仅处于一种被动地完成定额的状态。

谁的积极性提高了?

    如果说私营企业中普通工人的生产积极性不见得有提高,那么私营企业中谁的积极性提高了呢?

国营企业,一年生产多少,如何生产主要看国家的计划。盈不盈利、亏不亏钱并不是顶头的考虑,完成国家分配的任务即可。在这里企业努力的方向就是如何“多快好省”地完成任务。私企就不一样,没谁给它规定什么生产任务,它的目标很简单,就是赚钱。如何赚钱?要把利润做得大大的,无非两条:开源与节流。全球市场就这么大,弱肉强食,竞争惨烈,开源并不好开,也不是谁都能开。那怎么办?节流呗。

对于目前在中国仍然占据主流的劳动力密集型企业,节流也是主要有两招。一是节俭生产条件方面的支出,二是节俭人力成本方面的支出。前者的可能后果我们在这次昆山轮毂工厂爆炸案中看得已经非常明白。至于后者,在建筑工地上干活的工友们大家也都清楚。每天工作时间远远长于8小时,没啥加班工资,然后最后工资都结不齐。A厂工人相比之下似乎幸福一些,但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一个幸福的A厂工人的工作时间和工资是这样的:现在我的底薪是2300元。一个月管控80个加班,一般能够加70多个。周一到周五每天2个,周六10个。一个月的工资扣除各种后大概3600多到4000

也就是说,周一到周六每天工作10个小时。不幸的情况则是,只拿底薪,没有加班。然后实在没法生活不得不辞职,去寻找加班多的工厂。

时间长度并不是唯一的变量。A厂为了节约成本,对加班开始进行管控。对于不少普工而言,管控的加班不少80个,而是48个甚至更少。但是你做还是不做,订单就在那里,交货周期就在那里。也许工厂会新招进一批工人来应对新加的订单,但是更符合节约成本原则的做法显然是加重劳动强度。时间不变,做得更多;然后你既然这次做得多,证明有潜力,下次就再加点……

事情非常明白,私有化调动了老板挣钱的积极性,调动的是老板压榨工人的积极性。结果是老板的腰包鼓起来了,工人的悲歌却不停奏起:

1993年的致丽玩具厂大火烧死了80多条年轻美丽的生命,今年的昆山工厂爆炸事件中70多条生命先后陨落……在A厂,这方面的事故不多,多的是一个又一个络绎不绝此起彼伏的年轻生命从高楼上坠下……

这两个问题构成一种奇妙的相爱相杀的关系。站在国企改革者的立场,工作积极性的提高要靠奖金激励。而这个奖金在企业运行中构成利润的减法。也就是说一个一心追逐利润的人格化资本是没有动力来主动发奖金的,除非奖金引起的工作积极性带来的产出提高的收益绝大部分必须由企业所有者获得。A厂正是这样做的。正是这里显示了私营工厂中激发员工积极性的客观限制来。因为对于拼命干活的一线工人而言,这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干活的成果他几乎或者很少有分享权,所以干嘛还要拼命干活呢?“不出事”就好。另一方面,老板推动工人拼命干活的积极性却越来越高。这种老板期许和工人期许的差距在资本强势的今天造成了不少悲剧,如何改变资本强势的局面当是可以考虑的方向。(林少猫)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