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真理而学,为劳工而教

 
 
 

日志

 
 
 
 

暑期工地打工咏怀八百字  

2013-10-10 21:18:55|  分类: 工友心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钟良荣  南昌大学                                       

书生无一用,字外近痴盲。

扬言江湖闯,可笑不自量。
今番暑期行,屡屡撞南墙。

穷途已末路,来此工地旁。
何以进工地,全赖裙带帮。

工头是亲戚,浑水变鱼汤。

 

晕车数十里,终现工地场。

目眩始末定,水管满眼眶。
大小零配件,堆集成山岗。

入得工棚内,二三铁架床。
室小工具满,宿舍兼库仓。

窗外淫蛙叫,室内鼠自忙。
盛夏日日雨,棚漏施慨慷。

复行二三步,铁皮成厨房。
其间见何物,蝇舞桌一张。

更有冲凉处,铁皮围成箱。
露天如坐井,赏星一平方。

 

日日工作忙,苦恨夏日长。

书生本无用,到此更凄凉。
软弱似娇女,迟钝更彷徨。

幸有工人友,不曾把命戕。
一日苦熬过,夜来不寻常。

全身筋骨痛,尤甚酸臂膀。
有心眠不成,蚊虫引高吭。

 

死敌是水管,为之愁断肠。

或重达六百,卸车费思量。
何况烫连接,无使水见光?

每于路街上,无闲挥汗忙。
或拖至里巷,千家万户藏。

水管十二米,横行路中央。
宝马香车让,靓仔美女伤。

熔机亦难缠,每每把人创。
温高三百度,指臂易烫伤。

何以缓疼痛,唾液须匆忙。
无奈水泡长,爱你没商量。

 

天公自多情,相与摧磨将。

施展翻覆手,来把万民殃。
足蒸暑气热,背灼炎天光。

忽然雨翻盆,雨水顺鼻梁。
身体发肤湿,任其自痒痒。

或至屋檐下,雨水扫回廊。
退而无可避,惨惨复惶惶。

挨过一上午,辘辘是饥肠。
老板未曾归,饭桌敢开张?

只得远避去,不敢闻菜香。
饭菜虽平平,足以慰饿狼。

转瞬三大碗,徒留汁与汤。
坐次皆井然,不敢擅越纲。

寥寥数张椅,哪容得推搡?
可怜工人友,端碗顶骄阳。

 

今我来工地,业已半月仿。

身体渐适应,白面成黑郎。
黑郎有何惧?惟恐饱气囊。

小工受支配,师傅甚张狂。
工头搞独裁,俨然一言堂。

晕头复转向,流弊日日彰。
以为瞒天海,不知有清霜。

 

工地无以乐,电视是食粮。

或聚而小赌,怡情但钱伤。
一局三五块,一夜净输光。

不忍视其惨,心随输者慌。
幸我有书本,得免枕黄梁。

夜夜读杜诗,沉痛迫衷肠。
子美千间厦,心忧万民疮。

而我为人子,竟不解爹娘。
年年在工地,负荷顶骄阳。

更有千万万,底层挣扎忙。

念此心自愧,尽日不能忘。

 

不日将离去,百感集一腔。

何处是江湖,天涯即沧浪。
此刻得休息,盖因雨滂滂。

有工友未去,染病卧在床。
感冒加中暑,虚汗眼发黄。

病中仍呓语,静听是故乡。
闻之已心酸,不觉泪汪汪。

惆怅中何寄,烟雨两茫茫。

转视凝窗外,芳草凄凄长。

风刀雨剑击,姿态仍安详。

但见碧草间,一人行泥浆。

草帽行天下,板车何铿锵!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