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真理而学,为劳工而教

 
 
 

日志

 
 
 
 

《大工地》第49期读者来信  

2013-07-05 21:10:37|  分类: 我与大工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尊敬的《大工地》编辑部:能为《大工地》报做点事的确是心甘情愿,像我们这些为了生存而拼命于建筑工地的人,能够在你们的呼吁和倡议中,哪怕是只能引起一丁点共鸣,都是进步,都是你们辛勤付出的成果。看到你们几位热心人,感动啊!我们能为《大工地》报做点什么?《大工地》报能为我们做点什么?我们和《大工地》一起能做点什么?我们这些无依无靠、弱不禁风的民工把《大工地》报就当成了太阳!我们期盼着《大工地》的舆论力量与日俱增,弘扬正气、抨击黑暗,长路漫漫啊!我们工地有一千名民工,能不能增加点《大工地》的发行量?叨扰了。

——湖南常德籍建筑工友曾宪彪(《大工地》通讯员)2013616日于北京六里桥工地

回复:

尊敬的曾宪彪工友,感谢你对《大工地》的支持与期盼!你上面所提到的工友与《大工地》关系的三个问题,我觉得问得很深刻。说到《大工地》能为建筑工友做些什么,简单来说,我们希望《大工地》能够帮助建筑工友认识到劳资关系的本质,寻找劳动者共同富裕的道路。至于其他两个问题,我想可以留给工友们自己来思考讨论。另外,关于《大工地》发行量的问题,非常抱歉没有办法保证人手一份,因为《大工地》印刷费用主要源于热心人士与好心工友的捐款,资金有限,没有办法大规模发放。为了尽量节省资金,编辑部和负责报纸发放的志愿者均不从报纸中获取酬劳,所以动员广大工友能够对报纸进行小额捐赠,并把你手上获取的报纸传递给其他工友阅读。

——《大工地》编辑部

河北籍某年轻工友:

工地真的好苦好累,一天至少工作10个小时以上,好想离开,可我又不想当坏小孩。好多苦不知道怎么说,心里不是滋味。难道我就要在工地待上一辈子,我多想离开啊,可是农村的孩子还有别的选择吗?

——2013611日于北京北坞嘉园工地

回复:

这位工友你好,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第一次外出打工或者是第一次来工地打工。作为底层的劳动者在这个时代是很辛苦的,所谓“劳动光荣”这样的话放到今天已经俨然是一句骗人的话,我们农民工光荣过吗?因为这个时代已经变了,劳动者不再是这个社会的主人,权钱让这个社会已经不再正常了。所以,你问道出路的问题,我可以很肯定的回答你,农村孩子的未来就是做苦力,即便农村的孩子考上大学也难有几个能改变自己命运的。那么,再进一步,我们如何赢得自己的幸福生活,那么只有我们团结一心,打倒一切压迫我们的人和制度,只有这样,我们底层人才有出路。

——《大工地》编辑部

江西籍某工友:

我是江西省的农民工,在北京工地打工。523日,本市有人冒充北京公安局的工作人员,打电话到我老家,对我老婆说,我在北京犯了大案,赶快打钱到他账户上,他帮忙私了,还有一些恐吓利诱的话。我老婆信以为真,把家里全部的钱,一共七万七千元钱打到了他的账户上。事后,我发现受骗,当天到老家的派出所报警,派出所查明银行账户地点是在北京通州七棵树中仓邮政储蓄银行,罪犯已经取走五万三千元。派出所当即要求银行锁定账户,并对我老婆说要我们负担他们到北京抓捕罪犯的差旅费用,可以帮忙追回余下的两万四千元。我想抓到罪犯,追回自己的钱。不然,我两个孩子下一学期的学杂费就没有着落了。于是,我找到通州刑警支队,请求他们破案,工作人员听完我的介绍后,对我说:“你已经在老家报案,要老家派出所来人,我们才能管。”于是,我打电话给老家派出所过来协助破案,可他们不配合,并答复我说他们会自行处理。已经一个月过去了,罪犯还没有抓住,钱也没能追回来,这钱可是我们打工的血汗钱啊。请大家帮我想个办法,告诉我应该怎么做。谢谢!

——20136月于北京某工地

回复:

这位工友你好,我们很同情你的遭遇,但也很抱歉我们没有办法直接解决你的问题,毕竟《大工地》不是全能的神。在此我也不想评说公安机关不作为的事情,因为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但是,你的遭遇我相信对我们广大的工友是有教育意义的,我们常年在外打工,要时常与老家保持联系,也避免将老家电话透露给陌生人,以防被骗。“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这样的话说起来很重,但却是我们需要汲取的深刻教训。

——《大工地》编辑部

河北籍某工友:

我们是在北京昌平区打工的农民工,我们麦收回家算账时包工头扣我们的工钱,就是我们一天只吃一顿饭也要另外再扣五块钱,我们不同意,他就不给我结账,我们该咋办?

——20136月于北京某工地

回复:

这位工友你好,作为中国劳动权益侵害最严重的建筑业领域,劳资关系的不正规导致劳动者欠薪经常发生,所以我们在打工时要特别注意提防老板的欠薪,争取劳动合同。但如果已经发生欠薪,无论是去寻求相关政府部门介入也好,还是工人们直接维权也好,都需要工人自身的团结。另外,遇到欠薪不要紧盯着包工头,而是直接指向公司维权,公司才是劳动关系的真正主体。

——《大工地》编辑部

读《大工地》有感

林风编辑您好!我是一名大工地上的农民工,每次收到报纸都是翻来覆去地看,尤其是喜爱您的文章,干练锋利!《大工地》报敢为农民工说真话实话,伸张正义为工人说话,真是太好了!希望咱们《大工地》报越办越好!附送诗一首:悄悄地不想打扰你,静静地又想起你,把你捧在手上从头看你,写一封信告诉你,我真的好想你。忙碌时要注意身体,记得我时常牵挂你。编排合情又合理,寻找出路少不了你,以后读报就是你。

——河北邱县工友张继辉于北京朝阳区田华集团龙腾公司某工地

回复:

张继辉工友你好,感谢对《大工地》的厚爱,我们的编辑工作能得到你的肯定我们甚感欣慰。期待你今后一如既往对我们的支持,我们也会更加努力改进我们的文风,更贴合广大工友读者。

——《大工地》编辑部

打工者之春

今天又见到小张同学,顶着炎炎烈日为工友们分发《大工地》,人说只有农民工在高温下劳作,作为《大工地》的志愿者又何尝不是,有工友感动之下为《大工地》捐款,希望志愿者可以买瓶水解解渴,我们不善言语,但我们疼在心里。虽然如今的大学生不再是象牙塔里的骄子,面临的毕业和就业压力也很大,但生活环境、成长经历毕竟与底层农民工不可同日而语。你们却丝毫不嫌弃、不歧视我们,甚至忍受着一些工人的不理解和嘲讽——对此,你们只是淡然一笑。你们以友善的目光关切我们,用热心的双手扶持我们,发自内心的感动,道一声:谢谢!写几个字,组几个词,凑一段话,聊表我的心境。《打工者之春》打工如坐监,快乐从何言?谁知时令换,满目是春天!风和柳梢翠,雨润桃蕊鲜。天晴白云舒,景丽愁眉展。诸多烦恼事,早被风吹远。信步游原野,飘然似神仙。人世不平多,公道自在天。劳者得尊重,再苦也觉甜。

——河北廊坊籍工友胡庆柱于北京海淀区后沙涧工地

回复:

好文好诗!工人辛苦没人能理解,可是《大工地》志愿者的辛苦又有几多工人理解?能够有这样好的工友对我们的付出这样尊重与认同,对于我们足矣。愿大工地上的工友以敞开的心态接纳志愿者的活动,也愿《大工地》能够成为大工地工友发声的平台。

——《大工地》编辑部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